言臻

最爱lofter的太太们了😭😭😭你们都好棒啊(⸝⸝⸝ᵒ̴̶̷ ⌑ ᵒ̴̶̷⸝⸝⸝)✨

想要玉藻前的社长:

安迷修只是遇到了猫而已
【很水bug多【土下座】提前儿童节快乐❤】

哈哈哈无限公司:

金吐槽担当。

来不及了,赶个末班车

死命肝出来的生贺水平有限,时间问题本来有更多梗,没法玩了

安哥生日快乐!!!!别看我这样我是爱着你的

鬼狐莱娜银爵是学生之一只不过我没画(

设定:

安迷修:是某个NB双刀流派的下一代掌门,所以收入学校的称呼是超高校级的双刀流,但是自称超高校级的骑士。由于本paro只有爱岛模式,所以不允许带武器,平时里就用call棒代替。

格瑞:失忆少年,超高校级的???。金没有表示和他认识,但是他对金有种熟悉感以致于一不留神就去护他了,然后因此被嘉德罗斯调侃为“超高校级的护妻狂魔”,意外地有很高超的刀法,推测是和刀有关的称呼。

金:超高校级的幸运,被称为最没有用的能力(其实原作来讲应该是最屌的能力才对),所以被嘉德罗斯称为渣渣。

黑金:金的里人格。搞事狂魔(等同于原作某些人的设定)。格瑞认识的其实是黑金,并且他与格瑞的失忆有关。不过这个paro里只有爱岛模式,所以黑金并不会登场。

丹尼尔:校长。一直笑眯眯的,其实有点黑。

秋:生活负责老师,然而除了力气极大没有多优秀的生活技能,饮食是格瑞和卡米尔负责的。经常捏爆各种东西,然后老好人安迷修就会去帮忙修。对黑金和格瑞的事情有所了解,但是保持沉默。金的姐姐。

凯莉:超高校级的巫女,有通灵,驱魔和诅咒的能力,因为个人性格的关系,被他人称为超高校级的魔女。

紫堂幻:家里是研究生物的,头衔是超高校级的生物科学家,他有养几只长得很奇怪的仓鼠(小斯巴达),很护主的宠物,所以他被戏称为超高校级的召唤师。

雷狮:是某皇室的皇子,然后收入学校是因为超高校级的王位继承人(国王殿下(X)),但是他自称超高校级的海盗。并和表弟卡米尔、佩利、帕洛斯组了个雷狮海盗团。

卡米尔:超高校级的甜品师,但是因为追随大哥雷狮有了超高校级的弟弟的称呼。团队的头脑。

帕洛斯:超高校级的欺诈师

佩利:超高校级的体术师

呆毛姐弟:超高校级的呆毛好了,超高校级的新闻部,俩个人为一个头衔,跑得比西方记者还快,擅长收集各种消息,基本哪里都能看到他们。

安莉洁:超高校级的雕塑师,主攻冰雕,注意力很涣散。

瑞金|突发性•追求格瑞正确攻略

电浆阵雨39:


  1
  “凯莉,紫堂。”金突然说,“我觉得我有喜欢的人了。”
  凯莉正低头刷手机。她头也没抬,闷闷的的应了一声:“哦。”
  紫堂幻正在聚精会神的做作业,他的回应比起凯莉来要稍微长那么一点:“嗯,知道了。”
  然后便是一阵沉默。凯莉继续刷手机,紫堂幻继续做作业,气氛异常的宁静、安详。
  金又安静的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你们两个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吗?!一点也好,一点点也好???”
  桌子被拍的抖了三抖,紫堂幻没办法写作业了。他茫然的抬起头推了推眼镜:“……啥?”
  凯莉也回过神来,她说:“这款包包超好的。”
  金:“……”
  金瞪着面前这两个人,双眼仿佛已经燃烧起了火焰。他一字一顿的重复道:“我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然而迎来的又是一阵沉默。凯莉和紫堂维持着相同的姿势和表情同金大眼瞪小眼,大有一副敌不动我不动的姿态。再然后——
  
  “啪嗒。”
  凯莉的手机和紫堂幻手里的笔同时落到了地上。
  
  2
  “我喜欢的那个人,”金说,“和我……关系很好。”
  “记下了。”凯莉说,“然后呢?”
  一旁的紫堂幻往本子上记了几笔。
  “学习也好。”
  “……”凯莉说,“你能提供点有用的信息吗?”
  金说:“你能把我从椅子上解开了吗?”
  他现在被反绑在椅子上,面前是桌子,凯莉坐在桌子的对面,而紫堂幻拿着本子和笔立在凯莉的旁边战战兢兢,一看就是受凯莉的淫威逼迫才犯下如此罪行,整个场景宛如逼供。
  “好吧。”凯莉说,“我只是想关心你,金——你居然会有喜欢的人,这种事情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金大叫起来:“那为什么要绑住我啊!”
  凯莉安慰他:“这不是方便我们更好的了解你的内心吗?”
  金没有回复,而是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凯莉,看的她心发慌。在三分钟的目光对峙后凯莉终于败下阵来,她坦诚道:“好吧,我只是想试试我刚刚在网上看到的麻绳编织法……我发誓我给你背后打的绳结超完美的!”
  金依旧没有回复,他继续看着凯莉。凯莉只好下令:“紫堂,解开他的绳子吧……”
  
  “总之,我就是不想说我喜欢的人是谁。”金嘟囔着,活动起因为捆绑而酸痛的手臂,“你们也别问了,不会有结果的。”
  “好吧,好吧。”凯莉说,“那我们总能用排除法吧?那人应该不是个爱吃棒棒糖的黑发美少女?”
  金诚实的摇摇头。
  “也不戴眼镜?”
  金再次摇摇头。
  “是不是喜欢摆着张面瘫脸、和你从小玩到大,还是学生会长?”
  这回金的反应就没那么迅速了。他的脸上显现出一种纠结的神色,最终一拍桌子:“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是在窥探我的隐私?”
  凯莉:“……”
  紫堂幻:“……”
  凯莉翻了个白眼——得,不用问了,这波稳。于是她说:“你要是喜欢,就去追呀,不追怎么会有好结果呢。或者你想个办法,让他追你也可以呀?”
  紫堂幻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他在旁边拼命点头。
  金却半信半疑:“真的……要追么?”
  “当然啊!”凯莉拍拍他的肩膀,“相信以你的实力追到他不成问题!加……油……”
  她的话还没说完,金就已经跳起来冲出门外,只留下一点微弱的尾音:
  
  “好,那我去追他了!实在不行让他追我!”
  
  凯莉盯了那扇被金冲撞到嘎吱作响开开阖阖的门一会儿,才叹了口气,缓缓掏出手机。
  
  3
  格瑞刚给自己倒好一杯牛奶,学生会所在的楼下便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雷狮不许拆栅栏不然我扣光你的量化分!!!”,他的手一抖,牛奶撒出一点。格瑞简单擦了擦桌面,端着牛奶走到窗边伸头一看,带着风纪委员袖章的安迷修正拿着个记录量化的单子和雷狮叫板,雷狮手里拿着的正是十分钟前还安安稳稳担任路边花圃守卫者的栅栏的残骸——看来安迷修的怒吼没有起到任何实质性意义。他叹了口气,走回桌边,开始处理文件。
  他刚刚端起牛奶喝了一口,一旁的手机便开始了震动。他接起电话:“喂?”
  “喂,格瑞吗,我是凯莉。”凯莉说,“我和紫堂幻在金的家里。”
  格瑞对此并不意外,那三个人经常在金家进行小型集会,但凯莉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可是头一次:“知道了,有什么事情吗?”
  凯莉在电话那头嘀咕了几句,可是格瑞没听清:“什么?”
  凯莉又嘀咕了几句,这回声音稍微大了点,可依旧没能达到让格瑞听清的程度:“……你说什么?”
  “……我说!”凯莉终于大喊起来,“金有喜欢的人了,他已经去追了!他……”
  格瑞刚刚又喝了一口牛奶,这回他全都喷了出来。他赶快擦了擦嘴,也顾不上一旁还未处理的文件便站起身:“我这就过去。”
  在走到楼下后,格瑞一把拉住了还在和雷狮绕着花圃你追我赶跳二人转的安迷修:“安迷修。”
  正在狂撵雷狮的安迷修被格瑞强制性来了次急刹差点儿没一下子跪地上:“什么事?”
  格瑞把一沓厚厚的文件塞到他手里:“今天麻烦你一下了。”
  安迷修:“……???”
  他看着格瑞离开的背影,低下头看着手里的那一大沓子文件,又将目光投到一旁刚刚被雷狮手拆的栅栏上。最终安迷修看着蹲在花圃对面专心致志试图把手里的栅栏削成锤子形的雷狮,萌生了转学的想法。
  
  凯莉听着那头传来的“嘟嘟”的忙音,有点儿不知如何是好。
  她那句“他喜欢的人八成就是你”还没说出口呢,格瑞怎么就挂了呢???
  
  4
  安迷修拼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雷狮追杀出了学生会所在楼层的视野范围,抱着那叠文件颤颤巍巍走回去工作了。雷狮在完成“让安迷修暴跳如雷”这一日常任务后也不恼,就地坐下继续打磨他的栅栏。
  也就在这时,雷狮的肩被拍了一下。他回头,和一个金毛正好看了个对眼。
  “你好!我是金。”对方很是自来熟,“刚刚那个追你的是不是学生会的?我看见他的风纪袖章了。”
  雷狮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了他。
  “是啊,怎么了?”
  却没料想对方一下子激动起来,三步并做两步跳到他面前蹲下握住他的双手:
  
  “你能教教我怎么让学生会的人追我吗?或者我怎么追学生会的人?我感觉你超有一套的。”
  
  雷狮:“……???”
  
  5
  “……我是可以帮你啊。”雷狮说——说实话能找学生会的茬他就挺开心,“不过有个问题。你追学生会的人和让他们追你干什么?”
  “这个,那个……”金竟有些犹豫,“这种事情说出来不太方便啊。”
  “好吧,好吧。”雷狮还挺善解人意,“其实呢,只要按我说的做就好。”
  金懵懵懂懂的点点头,跟着雷狮来到学生会楼下。雷狮一把把手里的栅栏杵地上喊到:“安迷修!”
  学生会楼上的一扇窗啪的关上了。
  雷狮说:“出来啊你,躲什么?急着处理文件?我告诉你本大爷这里可是有个人质,初中部的,你不出来我就撕票。”
  金:“……?”
  这走向不对啊?!自己怎么就要被撕票了呢???!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反驳,雷狮却继续说了:“本大爷还要继续拆栅栏。”
  这下一直装死的安迷修终于有反应了——他啪的推开学生会的大门,杀气腾腾:“准备接受讨伐吧,恶党!!!”
  雷狮沉默三秒,撒腿就跑。
  安迷修追着他,绝尘而去。
  金:“……”
  金看呆了。
  这么做真的能让学生会的人追自己啊,那个家伙真是个可靠的人……金如此想着,噔噔噔跑上楼推开格瑞经常办公的房间所拥有的大门:“格瑞!”
  里面空空如也。
  于是金沉思半晌,掏出手机,还未拨打号码,格瑞就先给他打了过来。
  
  6
  格瑞来到金的家里时,里面只有凯莉和紫堂幻在面对面玩抽乌龟。他嫌弃的看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金呢?”
  “去找你了啊。”凯莉说,“梅花3。”
  “……”格瑞说,“他不是去告白了吗?”
  凯莉瞪大眼睛:“拜托,你好好想想。他告白的对象除了你还有别人吗?倒是你心急,我还没说完你就扣电话赶过来了……你玩不玩抽乌龟?”她试图拉着格瑞和他们一起堕落。
  格瑞过去瞅了一眼,紫堂幻已经被凯莉欺压的溃不成军。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婉拒了对方的邀请,他走出门,一边赶回学校一边拿出手机来拨打了金的号码,而金的接听速度也出乎寻常的快。
  
  格瑞说:“喂。”
  那端金却大喊一声:“格瑞!!!”
  格瑞:“……?”
  金一边努力回想着雷狮刚刚亲身实践过的步骤,一边继续开口:“格瑞,我这里有个人质。”他顿了顿,四处巡视着可以作为“人质”的东西,终于他锁定了格瑞放在桌子上的那杯牛奶,“如果你不来的话,我就……我就倒了你这喝剩的半杯牛奶。”
  格瑞:“……??”
  他知道金是有点儿问题,但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格瑞忧心忡忡的加快了脚步,思索着要不要去带他看医生,精神科。
  那厢金又开口了:“我还要拆了……呃……”他又在屋里扫视一圈,“拆了你的……”
  金结巴了,他不知道格瑞这破屋子里有啥好拆的。
  格瑞:“……???”
  格瑞:“你冷静一点,我马上就过来。”
  金翻箱倒柜一阵子,终于找到了他要拆的东西:“我就拆了你的摇摇!”
  “……”格瑞说,“摇摇是啥。”
  “就是那种给小孩坐的啊,投一个硬币就会摇来摇去,还配乐的那种。”金鄙夷道,“格瑞,你的这个马型的摇摇真的好丑啊。”
  格瑞复杂:“……那是安迷修的,他废好大劲才从旧货市场淘换来,你要真拆了,他估计会疯。”
  金:“……”
  金说:“那我还是不拆了吧。”
  他犯起了愁。
  自己不能完成这个步骤就没办法让格瑞追自己,所以自己只能追格瑞。但是自己该怎么追格瑞?自己虽然跑的很快,可追不追得到格瑞还是个问题,再说格瑞也不会乖乖撒腿配合自己追他啊……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格瑞拿着手机站在那儿,喘着气。
  他大步朝金走来,摸了摸金的额头:
  
  “奇怪,没发烧啊。”
  
  7
  金乖乖的让格瑞摸额头捏肩膀锤小腿,充分朝格瑞证明了自己是个健康的人类这个事实。待到格瑞完成一系列检查后,金终于开口:“格瑞,你能跑两步吗?”
  格瑞愣了一下:“……啊?”他思考了一会儿,“我为什么要跑两步?”
  金却支吾起来:“你……就跑两步,两步就好。”
  格瑞想说在自己办公室跑步简直蠢爆了,可是面对金期待的眼神,他还是象征性的绕着跑了几步。待到停下脚步后,他听见金也咚咚咚跑过来,一下撞到了自己的背上。他回头,发现金在笑。
  格瑞皱皱眉:“……你笑什么?”
  在自己办公室里跑步这种屈辱,格瑞终生难忘。
  金一把抱住格瑞,仰头看着他:“格瑞——我追到你了!”
  格瑞低头看着金。金咧着嘴,笑的傻乎乎的,眼里满满的盈着的都是期待。
  格瑞这才反应过来金所谓的“追”是什么意思,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和他解释一下,但比起解释来,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缓缓抬起手,将对方圈在自己怀里。
  
  “嗯,是啊……”格瑞说,“你追到我了。”
  不是刚刚、也不是现在,而是一辈子。
  
  金把脸埋在格瑞胸前闷闷的笑了几声,随后他开口:“那……也就意味着我可以说那句话了吧?”
  格瑞没反应过来:“……什么?”
  于是金超努力的踮起脚,冲着格瑞的耳朵大喊出声。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頑張らなきゃ:

来混个更ry

三星上校推荐料理【老婆在洗衣而我却在撒盐】

然后被豆揍了个爽

ZE1: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334555

完整片段走b站或微博吧

还是那个30s描帧,lof上归档记录一下。

为什么lof只能上传这么短……